联系我们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电话:0896-98589990

传真:0896-98589990

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闻资讯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华为发布上半年业绩喜报,为何供应链如此抗打击?

发布时间:2019-07-31

  

原标题:华为发布上半年业绩喜报,为何供应链如此抗打击?

7月30日下午,华为首次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说明会。虽然被美国政府列入了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遭遇了美国政府的强力打压,华为仍然取得了堪称优异的业绩:

2019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01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2%;这个增速明显快于华为2018年上半年15%的增速。2019年上半年,华为的净利润率为8.7%,略高于2018年全年8.23%的净利润率。

从以上华为公司整体的财务表现,再加上各业务部门的业绩综合研判,今年上半年华为的经营状况可谓非常、非常稳健。当然,由于直到5月16日美国政府才开始实施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有个滞后期,今年下半年华为的经营形势也许还会更严峻一些。即便如此,从华为5月16日之后的表现来看,即使美国政府对华为实施全面禁运,也不可能击倒华为这个有着深厚基础的巨人了。

(华为董事长梁华)

老冀还注意到,出席此次业绩说明会的华为高管有三名:除了董事长梁华、财经副CFO兼账务管理部总裁史延丽(正CFO孟晚舟仍然滞留___)之外,就是首席供应官姚福海了。这其实也充分说明当前形势下,采购和供应链对于华为生存下去的重要性。

华为2018年年报显示,姚福海出生于1968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本科。1997年加入华为,历任华为定价中心主任、管理工程部副总裁、策略合作部副总裁、全球产品行销部副总裁、全球技术服务部总裁等,现任华为董事会成员、首席供应官、集团采购管理委员会主任、全球采购认证管理部总裁。

展开全文

(华为首席供应官姚福海)

在姚福海之前,洪天峰等华为资深高管也曾经出任过首席供应官这个重要的职位。老冀听说,由于华为这样的大公司采购金额巨大,也就存在巨大的寻租空间,因此华为负责采购和供应链的骨干员工大部分都是非常资深的老员工,他们手中拿着大把的华为股票,早就已经财务自由,不会为了一时的利益而铤而走险。

当然,华为这次在美国政府的暴击下却仍然能够屹立不倒,没有影响哪怕是一天的发货,强悍的供应链管理能力功不可没。老冀的一位正在创业中的好朋友,公司去年才成立,主攻手机中的一个关键零部件,之前这个零部件只有美国和日本公司才能供应。令这位朋友吃惊的是,前不久华为的供应链部门找上门来,商谈供货的问题。要知道,他们还只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在行业内也没多大的名气。

为什么华为的供应链如此强大?俗话说,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华为的供应链管理体系的完善可不是一日之功,而是多年积累的结果。

1998年8月,深圳的夏天异常的闷热,华为与IBM的合作项目——“IT策略与规划(IT S&P)”项目正式启动,内容就是规划和设计华为未来3-5年需要开展的业务流程和所需的IT支持系统,其中包括集成产品开发(IPD)、集成供应链(ISC)、IT系统重整、财务四统一(财务制度和账目统一、编码统一、流程统一和监控统一)等8个项目,集成产品开发和集成供应链是其中的重点,50名IBM的专家从此开始陆续进驻华为。

很多朋友可能对IPD更熟悉一些,因为它帮助华为解决了研发管理的难题,实现了华为研发从“手拍脑袋”到“脑子指挥手”。其实,同步推进的ISC也一样重视,它帮助规模日益庞大的华为打通了成本的任督二脉。

降低运营成本,最核心的就是重整供应链。1999年,IBM顾问在对华为的调查中发现,华为的供应链管理水平与业内先进公司相比存在较大的差距:

华为的订单及时交货率只有50%,而国际上领先的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平均水平为94%;

华为的库存周转率只有3.6次/年,而国际平均水平为9.4次/年;

华为的订单履行周期长达20-25天,国际平均水平为10天左右。

通过考察IBM顾问指出,华为的供应链管理仅仅发挥了20%的效率,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

实际上,华为打造的ISC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采购环节,而是包括了从采购、库存管理、生产制造,一直到产品交付与售后服务的所有业务环节,其原则是通过对供应链中的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进行设计、规划和控制,保证实现供应链的两个关键目标:提高客户的满意度、降低供应链的总成本。也正因为如此,任正非曾经下过这样的论断:“ISC解决了,公司的管理问题基本上就全部解决了。”

从启动IPD、ISC等管理咨询项目,华为历时五年,付出了不低于10亿元的代价,终于消化吸收了先进的管理经验。

当然,此后华为还启动了MM(市场管理)、OKR(目标与关键成果法)等更多的管理变革,尤其是供应链的信息化,进一步巩固了供应链变革的成果。

最后一点,还要归功于任正非的战略眼光,早在2003年的时候他已经看到华为登顶后必然面临美国方面的绞杀,因此通过组建海思半导体和2012年实验室,通过建立供应链的战略储备,提前做好了准备。

由此可见,企业要应对不确定的外部环境,只靠临时抱佛脚肯定是不行的,必须提前很多年就开始准备。我们看到的是台上几分钟的美好形象,看不到的则是台下数百、数千小时的艰苦练习。

(以上部分内容摘自吴建国、冀勇庆合著的《华为的世界》)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地址: 电话:
Copyright © 2014-2017 AB模版网 Www.AdminBuy.Cn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织梦模版